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据西藏自治区纪委监委消息:西藏天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何黎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西藏自治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何黎峰,男,汉族,1960年2月生,江苏南京人,1996年6月入党,1978年3月参加工作,中央党校函授本科学历。

1982年1月至1984年6月,西藏自治区拉萨运输总公司汽车五队技工;

2020年9月退休。

2001年12月至2003年8月,西藏自治区天路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副董事长; 

2005年11月至2006年10月,西藏自治区交通厅政策法规处处长;

1978年3月至1982年1月,解放军某部二连班长;

1990年12月至1997年5月,西藏自治区交通厅公安处主任科员;

我注意到,这两天有的国家的政治人物公开说我们现在要在香港搞“一国一制”,如果我们要搞“一国一制”的话,这个事情就简单了,我们完全可以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刑事诉讼法、国家安全法等这些全国性法律直接适用于香港特别行政区,何必费这么大周章为香港度身订做制定一部国安法呢?这里涉及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对“一国两制”方针的理解是不是全面准确。大家知道,中央一直强调要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就是因为无论是香港还是国际上都有一些人把“一国两制”的“经”给念歪了。每当中央依法行使某些权力的时候,西方都会有人出来指责说你们破坏了“一国两制”,侵蚀了香港的高度自治。好像香港的事情中央什么都不能管,反而他倒可以随意指手画脚。中央怎么能够对各种反中乱港势力在香港肆无忌惮地从事分裂国家、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坐视不理呢?世界上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对危害自身安全的犯罪屡屡发生置之不理的吗?!“一国两制”是我们的国策,没有任何人比我们更加珍惜“一国两制”,也没有任何其他人比我们更加了解“一国两制”的真谛,也没有谁比我们对“一国两制”更有定义权和解释权。

2003年8月至2005年11月,西藏自治区交通厅政策法规处正处级干部;

2006年10月至2011年1月,西藏自治区交通厅企业处处长;

1997年5月至2001年1月,西藏自治区交通厅保卫处副处长;

首先要指出的是,香港国安法完全符合“一国两制”方针,可以说它是把坚守“一国”原则和尊重“两制”差异完美结合的一部法律。它的立法目的就是为了维护“一国两制”,它的立法内容也没有超出“一国两制”的框架,它的立法效果现在就可以预见,肯定会使“一国两制”实践行得更稳、走得更远。香港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偏离“一国两制”正确轨道的现象,有些甚至挑战了“一国两制”的底线。这部法律一定程度上来说就是要纠偏,说得形象一点,就是要往“一国”的方向拉近一些。这么做最终还是为了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而不是要改变“一国两制”。

2014年8月至2015年7月,西藏自治区交通战备办公室副主任(正处级);

2015年7月至2020年8月,西藏天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2001年1月至2001年12月,西藏自治区交通厅纪委正处级副书记;

1984年6月至1984年9月,西藏自治区汽车运输总公司政治部干事;

1984年9月至1990年12月,西藏自治区交通厅公安处科员;

最近一些国家发布了社评称,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是一种违反“一国两制”原则的举措,请问他们这个说法有道理吗?那些国家还发出威胁,说未来中国一定会受到严重制裁,请问你们对此有何评论?

至于你刚才说到有的国家现在声称要对中方一些官员采取严厉制裁的措施,我觉得这是强盗逻辑,我们现在做的是在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地方行政区域的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这个关你什么事情,这完全是我们的内政。我又没有招你惹你,你凭什么对我动粗?!香港人喜欢说两句口头语“有冇(没有)搞错?”“关你咩(什么)事!”当然我们也不是吓大的。中国人看别人脸色,仰人鼻息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2011年1月至2014年8月,西藏自治区交通运输厅交通运输处(企业指导处)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