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笔记 | 又是一年收获季 美国农民愁容不减

新华社华盛顿9月17日电(记者许缘 邓仙来 高攀)熬过贸易摩擦的艰难时刻,挺过恶劣天气的摧残,却又遭遇新冠疫情的冲击。对于美国农民来说,2020年收获季处境依然艰难。在疫情影响下,农产品价格继续下跌,农民收益大幅受损,越来越多农场主申请破产保护。

2019年,幸福人寿扭亏为盈,该年净利润为0.76亿元;营业收入为121.04亿元,较上年的105.13亿元增长15.13%。

12日18时许,白水江文县尚德站流量超过了50年以来的最高值。持续强降雨引发山洪、泥石流、山体滑坡等地质灾害,文县境内多处国道、省道被毁,房屋进水、农田被淹,该县抗旱防汛指挥部启动全县Ⅲ级防汛抗洪应急响应。

密苏里大学食品和农业政策研究所的数据显示,今年联邦政府预计将向农民支付创纪录的330亿美元,旨在帮助那些受贸易摩擦和新冠疫情影响的农民。这也将联邦政府救助资金占农业收入之比抬高至36%,是近20年来最高水平。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玉米期货价格已经下跌6.5%。美国农业部预计,以目前价格,美国部分地区种植玉米的农民很可能会亏本。加利福尼亚农业联合会的一项研究显示,今年该州农业企业损失可能高达86亿美元。美国全国猪肉生产商理事会的数据也显示,今年养猪户的利润已经损失近50亿美元。

公告显示,此次接手幸福人寿股权的东莞交投由东莞国资全资持股,诚泰财险第一大股东为紫光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3%。此外,四家国资股东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昆明产业开发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昆明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持有诚泰财险13.4%股份。

威斯康星州农业领域律师保罗·斯旺森表示,美国农业近来一直状况不佳,而疫情更加剧了困境。一些农场即便接受了联邦政府救济也难以为继。目前,斯旺森正处理着40起农场破产案件,较去年增加了约三分之一。

经营方面,自2007年11月成立以来,幸福人寿在2009年至2014年连亏6年,合计亏损近34亿元。2015年至2017年,幸福人寿分别盈利3.35亿元、1802万元、4938万元,盈利三年后2018年又现亏损,以68亿亏损金额成为险企“亏损王”

然而,美国农民面临的困境还远未显示结束的迹象。联邦政府针对贸易摩擦和新冠疫情提供的救济款项将在今年结束,但新的救济计划却迟迟未推出,这可能导致更多倚靠政府援助的农民破产。美国食品和农业政策研究所的数据显示,如果不扩大援助,2021年美国农业收入将下降12%。农业经济学家表示,如果没有额外支持,明年将有更多农场倒闭。

6月,斯蒂芬撤销了破产申请,以获得联邦政府的相关贷款,并拿到约4万美元。斯蒂芬把这笔钱用来支付农场员工的工资。但到了7月,他再次申请破产保护。因为在疫情冲击下,牛奶价格持续低迷,农场生存成了问题。

文县随即组织力量进行营救,2名消防官兵现场获救,1名消防官兵不幸牺牲,2名民众被洪水冲往下游失踪。目前,陇南市及文县组织专业力量和沿岸居民正在大规模搜救。(完)

今年一季度,幸福人寿再现亏损,净利润为-3555.32万元,而上年同期为2.63亿元;保险业务收入为45.76亿元,较上年的38.9亿元同比增长17.63%。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230.86%和129.29%。

去年6月,中国信达发公告称,为落实有关监管精神,优化整合子公司平台资源,拟通过省级以上产权交易所公开转让所持的全部幸福人寿股份。

中国信达出让幸福人寿股权系早有谋划。

来自威斯康星州的养牛户琳恩·希克斯为了削减成本,不得不停止给她饲养的70头奶牛喂谷物等成本较高的饲料,而开始喂草,但仍然难以避免面临破产的困境。她说,面对这样的境地,“大伙儿已经流干了眼泪”。

美国威斯康星州奶牛场场主阿特·斯蒂芬今年以来已经两度申请破产保护。第一次是在1月,当时疫情还未在美国大面积蔓延,但经历多年奶价低迷以及经营不善后,他欠下了300万美元债务。

同年12月,中国信达称与诚泰保险、东莞交投签署产权交易合同,幸福人寿发公告称股东会通过上述股权转让方案。

正如美国农业联合会首席经济学家约翰·牛顿所言:“当身处飓风中心时,你很难确定飓风造成的损失。”对于美国农民和农业经济来说,未来的处境可能更糟。

美国农业部数据显示,今年美国农业债可能增至创纪录的4250亿美元,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最高水平。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8月下旬公布的数据显示,未来三个月农业贷款偿还额预计将大幅下降。

13日,文县消防救援大队接到丹堡镇古道坪村村民求助电话称,一孕妇即将临产,情况危急。救援大队紧急派出3名消防队员用皮划艇运送该孕妇及丈夫去医院,行驶中,皮划艇突遇急流倾覆,被卷入白水江洪水之中,3名消防官兵和2名民众落水。

不过,随着联邦政府支出飙升,财政救助行动或无以为继,美国农业经济长期低迷以及疫情造成的重大损失难以得到弥补。

事实上,在疫情暴发前,供给过剩和竞争加剧就已导致玉米、大豆等农产品价格持续下滑,而美国政府挑起国际贸易争端更令这种局面雪上加霜。疫情暴发后,美国食品供应链的传统模式受到巨大冲击。由于餐厅关门,农民种植的蔬菜无处销售;学校关停,大量牛奶被倒入河中;“居家令”导致以玉米为原料生产的乙醇等生物燃料需求锐减,玉米价格暴跌;肉类加工场生产放缓或停产,猪肉和牛肉价格随之下降。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的12个月内,美国约有580名农场主申请破产保护,较此前一年增长8%,这种情况在美国中西部农业区更加突出。但由于联邦政府为农业注入援助资金,今年上半年农场主申请破产案例增速略有放缓。

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显示,幸福人寿50.995%股权于今年7月16日以底价75亿元成交,对应的评估值为69.66亿元。

除农产品价格长期低迷之外,长期借债积重难返,也是造成美国农民破产的一大原因。美国食品和农业政策研究所所长帕特里克·韦斯特霍夫指出,造成很多农民陷入困境的原因可以追溯至2006年大宗商品市场繁荣时期,当时农民被鼓励大举借债,美国农业债务持续攀升。

佐治亚州玉米种植户乔·博迪福德告诉记者,因为利润太薄,他几乎没有卖今年收获的玉米,想等价格上升之后再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