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祖亮:三十而立的浦东也是年轻人,是大家创业路上的“最佳合伙人”

中新网上海4月25日电 (记者 许婧)以“信心·机遇——全球疫情背景下的创新创业”为主题的首届上海创新创业青年50人论坛25日在上海中心举行。论坛上作主旨演讲的中共上海市委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翁祖亮以论坛举办地上海中心为例,称创新创业的最大魅力,在于凭借智慧和努力,从无到有地创造奇迹;三十而立的浦东也是年轻人,敢于第一个吃螃蟹是我们的共同特质,浦东就是大家创业路上的“最佳合伙人”。

这个动作意味着,在OTA领域,美团要玩真的了。

OTA新“三国杀”是从旧“三国杀”进化而来,后者指的是携程、艺龙、去哪儿。

在这大方向和基本面之外,还有另一条清晰的线索:居于头部梯队的在线旅游企业,在积极开展自救的同时,也在通过各种方式交锋谋变,由携程、飞猪、美团组成的最新版OTA“三国杀”,此刻正在暗中角力,希冀扩大版图、重构格局。换句话说,携程的不安全感不只来自疫情。

从2016年1月盒马首家门店在上海浦东金桥国际商业广场正式开业,到如今超过220家门店,成为上海“在线新经济”的代表企业之一,盒马得到了上海极大的支持。

2月底,曾获阿里投资、以签证服务和出境游为核心业务的新三板上市公司百程旅行网决定关闭清算。

一边是美团试图切分携程酒店业务蛋糕,另一边是背靠阿里的飞猪,以出境游市场为发力点,面向携程机票业务磨刀霍霍。

连年亏损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途牛旅游网雪上加霜,近期其股价已跌破1美元,最新市值已不足1.2亿美金。

回顾浦东创新创业的历程,翁祖亮感到最大的特色是改革开放,最大的优势是改革开放,最大的魅力也是改革开放。坚定不移发展开放型经济,是浦东发生历史性变化、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核心“密码”,“浦东推进开放型经济发展,是坚持开放和创新融为一体,坚定不移吃改革饭、走开放路、打创新牌,使开放型经济发展始终充满着创新的活力。”

翁祖亮说,30年来,浦东从一片阡陌农田,变成了一座功能集聚、要素齐全、设施先进的现代化新城。今天所在的上海中心,当年只是一片低矮的棚户区,楼下的银城中路过去叫“烂泥渡路”,坑坑洼洼、泥水漫延,短短30年,这里高楼林立,“泥水漫延”变成了“财富涌流”。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是对创新创业精神的最好诠释。创新创业青年50人论坛选址在这里,进一步对这种改变注入了新的内涵,增添了新的标识。

自2015年携程入股艺龙,和去哪儿合并后,OTA此前数年几分天下的局面便结束了,携程再次一家独大。资料显示,携程、艺龙战争结束后,携程在酒店领域的市场份额攀升到了89%;携程、去哪儿之间的“去携”之战后,携程当年交通票业务营收暴涨96%,达到了88亿元。

阿里之后一两年无甚大动作,主要是收购和投资了些行业小而美的公司。2013年有几个较大动作,包括百万美元投资旅游APP“在路上”,千万美元投资“穷游网”,2000万美元投资百程旅行网,后两个都是专注做出境游的。

到了2017年,美团想要进入高端酒店业务的决心又大了一些。当年4月,“美团旅行”亮相,并宣布已和洲际、香格里拉、希尔顿等进行了合作。在与之相关的一篇宣传文稿里,美团多次提到“年轻用户”,由此可见美团的差异化竞争策略;同时文中另有“107万间夜中,钟点房占比仅有1.77%”的表述,想要更新品牌定位的意图已很明显。

但与此同时,考虑到疫情因素,特别是受此影响,已有超过310亿元交易总额的数千万笔订单的取消,携程调低了对2020年第一季度各项预期。按照携程CFO王肖璠在上述财报发布后电话会上的表述,若不计股权报酬费用,携程2020年第一季度净营收或将同比下降45%-50%,运营亏损或为17.5亿元-18.5亿元。

2014年10月,阿里宣布旗下“航旅事业部”升级为“航旅事业群”。一字之差,标志着战略在升级。“淘宝旅行”也换了个名字,叫“去啊”。选择在携程和去哪儿大战时升级事业群,阿里此举颇有深意。当然,阿里做旅游,即便在当时,也已有两三年的时间了,只是它并不张扬。

在高端酒店市场,飞猪也多有动作。

如今,生鲜电商、直播带货、在线诊疗等新鲜创意,已经成为民众生活的一部分,也成为浦东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

这当中受影响最大的是国际业务。

窘境显然并非携程一家所独有,大量中小入局企业无疑更为尴尬,一场波及全行业的大洗牌已悄然推开。

股价走势代表着投资者信心。截至2020年4月3日收盘,携程股价已滑落至22.01美元,市值降为129.51亿美元,后者相较2019年同期的246亿美元,已跌去近半。携程创始人兼董事长梁建章2020年3月初在接受36氪专访时表示,2020年将是携程成立以来亏得最多的一年,至少是一个季度。

美团做酒店的打法是,从当时巨头所不在意的低端酒店入手,特别是从学校周边的酒店、钟点房等产品入手,主要满足年轻人的住宿需求。两年后,这块业务已小有规模——2014年,美团酒旅排到了中国在线酒店市场前三。而彼时,携程正在和去哪儿大打价格战,状况很惨烈。

2018年10月,时任阿里CEO张勇再次描绘飞猪蓝图,称“没兴趣做OTA”,将延续“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战略,让平台商家直接接触消费者,为商家赋能,让其获益。

梁建章彼时说,随着G2战略的实施,携程有信心在未来3年内成为亚洲最大的国际旅游公司,5年内成为全球最大的国际旅游公司,10年内成为无可争议的最具价值和最受尊敬的在线旅游企业。

能够看到,飞猪已开启旅行商家和达人直播,开始“云旅行”,并推出了商家扶助计划;美团推出了“安心出游节”,和多地旅游局达成了战略合作,开启了旅行预订;携程梁建章甚至穿起了古装,在直播间里卖起了货。

据3月19日携程公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截至2019年12月31日,携程2019年全年净营收同比增15%至357亿元,经营利润同比增94%至50亿元,核心OTA品牌交易额即GMV同比增19%至8659亿元。应该说,这3个数据还算漂亮。

美团投资人徐新之前有过一个评价,她说,美团这种超级平台模式,是可以不断“长出花”来的,而旅游就是其中的一朵。具体说来,这是一家“吃货”聚集的平台,但吃喝玩乐之外,用户自然也就有了在当地住宿旅游等更多需求。

和阿里很多产品类似,飞猪也玩过不少概念,曾陆续推出过出境超市、未来酒店、未来景区等服务,试图以新面貌改变行业旧格局。

那是2012年,现任美团酒旅事业部总裁的陈亮,领衔成立了一个只有三五个人的“西瓜组”,切入到了酒旅业务。那时也正是携程灵魂人物梁建章重返携程,开始和崔广福时代的艺龙打第一次价格战的时候。

据美团最新财报,2019年,美团到店、酒旅营收,同比增长40.6%,达223亿元。可见,随着酒旅业务不断发展,这已是美团必将大力争取的一块市场了。

由最初的“西瓜组”到酒旅业务,美团此后逐步发展出住宿、境内外度假、大交通等业务。

未来,浦东将进一步织密联接全球的“开放网络”,让创新创业的触角更好地感知世界脉搏;将进一步优化接轨国际的“开放规则”,为创新创业营造更加便利化的营商环境;将进一步营造充满活力的“开放生态”,为创新创业提供更加全面的服务支撑;将始终保持年轻的“开放心态”,让创新创业的活力更大程度竞相迸发。

成绩显著,王兴趁热打铁,于2015年7月1日宣布成立酒店旅游事业群。一个半月后,美团从行业巨头Expedia手中,以数千万美元的价格,将酷讯网收入囊中。众所周知,曾走出唱吧陈华、梅花创投吴世春、字节跳动张一鸣的酷讯网,是个和去哪儿差不多的旅游搜索比价网站。

在2014年携程、去哪儿两强对战的间隙,美团靠着占领低线市场,迅速站稳脚跟。到2015年,美团酒旅业务实现了上半年整体交易额71亿元的成绩,通过美团销售的酒店间夜数量达到了3356万,实现交易额53亿元。至此,美团一举成为国内第二大酒店在线交易平台,规模初成。

阿里的这块业务,开始于2010年5月,当时它成立了淘宝旅行,主要业务是机酒预定、旅游产品、签证等。对于一些容易出签的目的地,“到淘宝办个签证”成为许多用户更方便的选择。

翁祖亮认为,这个案例表明,要始终用开放的心态、发展的眼光来对待新生事物,在守住底线的前提下多一些理解、多一些包容,让时间来检验、让市场来判断,让更多的奇思妙想在浦东诞生、成长、壮大。

同一时期,阿里开始布局旅游业务。

现在看,国内游业务虽已在逐步恢复,但客观讲也好不到哪里去,重点在于,这个病毒当前只能说是暂时被阻断了,但疫情并未结束,甚至还有卷土重来的风险,大多数用户还在观望中。

与此同时,面对电竞产业这个新生事物,社会上的认识不尽统一,但浦东大胆探索、主动出击,率先打造上海全球电竞之都的核心功能区,率先试点电竞运动员注册制,成为电竞头部企业的集聚地、重量级职业赛事的首选地和电竞制度创新的高地。

翁祖亮感叹,这个案例体现了我们的理念,围绕办成事服务好企业,只说“Yes”不说“No”,从制度上保障企业的发展。目前盒马已经成为一个著名的现象,现在很多地方如果说有盒马,这个地方房价就涨了。

从2016年开始,从低线酒店、钟点房起家的美团酒旅,开始准备进入星级酒店市场了。似乎是由于该年销售业绩颇佳,美团在年底爆出消息,和洲际酒店签订了分销合作协议。

新冠肺炎防疫期间,全国200多家盒马门店迎来线上线下销售“双增长”,线上流量是去年同期的近3倍,线上订单比重从50%增至80%。就在本月,盒马总部正式落户上海浦东,其位于浦东新区航头镇的产业基地开始动工。据了解,基地建成后,将使用5G、IoT、云等技术,将生产加工、全流程冷链等作业进行无人化,项目总投资约1亿美元。

早在2016年,飞猪就已开始向高端酒店业传递信息,大意是,飞猪和传统OTA不同,佣金更低,阿里系有流量资源、会员资源及“未来酒店能力”,甚至有帮高端酒店拉新会员的能力等等。

美团做旅游业务的切入点是酒店团购。

几个月前的2019年10月29日,携程举行了公司成立20周年庆典,有着“携程四君子”美誉的梁建章、沈南鹏、季琦、范敏这四位联合创始人,近年来首次罕见同台。梁建章在会上正式启动了携程的凸显集团化的全新英文名“Trip.com Group Limited.”,同时对外披露了携程加码国际市场的新战略“G2”:一个G是Great Quality,即高品质;另一个G是Globalization,即全球化。

奈何随着疫情在全球的扩散,各国已纷纷采取不同程度的封锁对策,旅游业发展大受打击,损失惨重,这让原本计划在新的一年里大展拳脚的携程不得不收缩战线。梁建章称,包括出境游、国际航班、高星酒店等业务在内的国际订单,短期很难恢复,而这一块在携程营收及利润中的占比都比较大。

今年是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翁祖亮对参加论坛的青年企业家表示,浦东肩负着光荣而艰巨的使命。进入而立之年的浦东,和青年创新创业者一样,充满着创业的激情、创新的活力。当前,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给全球经济发展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但疫情终究会过去,危机中也蕴藏着机遇,谁能率先“危”中见“机”、化“危”为“机”,谁就能抓住未来发展的主动权。希望大家能在壮阔无比、充满机遇的新时代,闯出一番新天地,再创一个新奇迹。(完)

在实验室测试中,科学家们使用拉曼光谱分析了来自32名不同年龄、种族和性别的志愿者的样本。其中一半人自称是老烟民,而另一半人则声称自己从未吸过烟。根据可替宁的读数,研究小组能够准确地确定每个样本是否来自吸烟者。

为何阿里没有像百度和腾讯那样花大价钱投龙头企业,当时许多评论认为,旅游这一块,阿里想自己做。

Lednev指出:“我们的目标是帮助犯罪科学调查人员(CSI)在调查的早期阶段建立犯罪嫌疑人的表型侧写。当然,CSI更喜欢建立DNA档案。但这通常不是一个选择。我们提供了一个可行的选择。”

彼时,第一家融合了超市、外卖、餐饮等多种模式的盒马在浦东创业,该如何办证、如何监管成了难题。为既帮助企业解决准入难题,又解决政府监管问题,浦东率先试点将餐饮和食品流通证“两证合一”,为盒马发放了“准生证”,同时加强日常监管,有力助推了盒马发展壮大。

但这种局面没能持续多久,很快,新的纷争再起,以飞猪(前身为阿里旅行)和美团为携程对手的新“三国杀”时代来临。虽然飞猪和美团在体量和市场份额上都和携程仍有较大差距,但两者业务在不断发展过程中,对携程的统治地位造成了一定威胁。

资料显示,2017年,美团到店、酒旅总营收达108亿元。这个108亿由于包含了主营业务餐饮团购的数据,尚无法得知酒旅业务单独的体量如何,但可横向比较的是,同年携程总营收268亿元,酒店预订95亿元。美团虽在酒旅的市场还小,但无疑正在挤占携程的市场空间。

来自企查查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25日,2020年全国已共有11268家旅游类企业注销、吊销经营。

2016年10月,飞猪刚刚获此新名字时,阿里将其定位明确为“主攻年轻人境外自由行”。这是一块新孕育起来的巨大市场。

上海是一个具有创新创业基因的城市,30年前开始的浦东开发开放,就是在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关键时期,进行的一次新的创业。30年来,浦东地区交出了一份抢眼的“成绩单”:生产总值从1990年的60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19年的12734亿元人民币,增长了210多倍,人均GDP达到3.32万美元,以全国1/8000的面积创造了1/80的GDP、1/15的外贸进出口总额,被誉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象征和上海现代化建设的缩影。

我们不妨把问题向前推进一步:这个“三国杀”是怎么杀起来的,它们各自刀法如何,接下去OTA行业又将发生什么?

关于食物和饮料对口服液含量的影响等因素则还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不过,科学家们希望这项技术最终能帮助解决犯罪问题。

同时,阿里旅行的出境游产品销量正在提升。资料显示,2015年,阿里旅行双11单日成交量超15亿元,出境游预订超80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