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当前,人们更深刻的懂得了团结的力量,企业也纷纷携手共渡难关。2月11日,同城速递平台闪送发布官方公告,宣布开展“企业雇员帮扶计划”,旨在吸纳那些受疫情影响暂时无法营业的企业员工成为闪送员,为他们提供收入,帮助企业减轻经营压力顺利渡过疫情。

目前,计划已经开展两周,帮扶人数达上千人,我们采访了其中两位闪送员,看看闪送到底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

春节前后本应是汽修行业全年生意最火爆的时间段,结果因为疫情的原因,老郑的店只能一再推迟恢复营业的日期。

之前开店的时候,偶尔会有闪送员过来帮顾客取东西,老郑跟他们聊过几句,也知道闪送员每次只送一单,不用接触太多人,收入也还不错。而且做闪送员时间自由,接单时长不做限制,可以照顾到家里,完全符合老郑疫情期间的需求。

受疫情影响,西安当地许多企业都延迟了复工时间,一些春节前还在招人的企业也都纷纷收紧了招聘名额,赵亮亮的处境顿时变得很被动,求职之路屡屡受挫。

二、别把远程医疗当作简单的模块

当新冠使得许多人开始在家工作和学习时,一些人担心电信运营商将无法满足激增的带宽需求。

好消息是,有线电视行业已经在建设无线连接和网络协议,我们需要使这些概念成为现实。

任何营销人员都会告诉你,口碑营销是提高销售最可靠的方式——当满意的患者开始与朋友和家人分享他们的经历时,不难想象消费者对远程医疗服务的兴趣将会增加,并促使立法者、提供者和保险管理人员接受一种新的医疗保健模式。

当智慧城市跨部门运作,连接医疗、人类服务、公共安全、公共事业和环境时,它们的影响力将是最大的。就像我们生活中的许多重要领域一样,新兴技术和无处不在的网络有可能彻底改造我们所知道的医疗保健。新冠可能是变革的催化剂,但远程医疗的好处将激发更持久和更广泛的变革。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收入高,则是赵亮亮关注的第三个因素。他有朋友在北京跑闪送,每月收入基本都能过万,比西安当地平均工资要高不少。而且赵亮亮也比对过西安本地闪送和外卖的收入,发现跑闪送每趟能比送外卖多赚好几块钱。

这个27岁的西安小伙虽然年纪不大,工作经历却异常丰富,先后从事过多种工作,其中送过2年的美团外卖,后来离开平台去了海底捞做服务员。

正如上文所说,过去数十年,远程医疗并未被广泛使用,甚至一度被认为是伪需求产品。

但是也许这个传感器也可以探测到这个人是否跌倒,是否不能呼救。智能的设备可以联系紧急服务部门,派救护车过来。后救护车确定病人需要运送到医疗设施,智能城市基础设施可以管理交通信号灯在去医院的路上,提供一个快速、畅通开车去最近的急诊室的最短等待时间和可用性人员处理人的医疗需求。

毕竟,远程医疗使患者得到更有效的护理,减轻了医疗设施的负担,同时降低了运营成本和常见的卫生保健相关感染。

赵亮亮是在今日头条上看到闪送的企业雇员帮扶计划的。

老郑立刻提了报名申请,18号线上培训结束之后,他当天就上街接起了单。出于对防护的谨慎性,老郑只在每天中午出门,接上3,4单之后就立刻回家,收入虽然比不上之前做个体开店来得多,但缓解下目前家庭日常消费压力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收件人的感谢和善意,也让他感受到久违的开心。

为了让固态电池兼具阻燃性,该团队研发了一种全新的固态电解质,他们将阻燃材料十溴二苯乙烷添加到电解质中,这种材料不仅廉价而且熔点更高。

三、通信连接是第一要素

这几天老郑明显感觉到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可能是回城复工的人多了吧。”他趁着休息跟妻子把店里仔细打扫了一遍,做好了随时开门营业的准备。

却不曾想,几天后就传来了疫情爆发的消息,他所在的宝鸡这座小城也被迅速挟裹其中。

一、远程医疗并非伪需求 

老郑开始慌了。收入没了,开销却源源不断,房贷,车贷,孩子学费,日常生活费,员工工资,一座座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老郑觉得,必须得赶紧想办法赚钱。

赵亮亮原打算等节后就去好好找工作。却不曾想,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他的计划。

闪送“一对一急送 拒绝拼单”的服务模式,恰好解决了赵亮亮的这一痛点。闪送员每次只送一笔订单,在上一笔订单结束之前,不会再接新的,因此闪送员可以专心服务好当下的用户,无需考虑其他因素。

老郑今年32岁,已经在汽修行业摸爬滚打近10年了,前几年靠着手里积蓄独立开了一家门店。今年春节,他打算陪妻儿好好过个年,所以跟老客户们打过招呼后,就在腊月早早关了门。

宝鸡老郑:这是我开店以来歇业最久的一个春节

通过与其他领域的专家合作——包括电信、建筑、工程、技术、紧急服务和政府医疗专业人员——可以提供预测未来趋势所需的医学见解,并帮助创建集成物联网和医疗应用所需的标准和最佳实践。

目前赵亮亮已经在线上完成了上岗培训,他打算再观察一周,等疫情形式没那么严峻之后,就立刻出门接单。

但正如很多人所说,需求是发明之母。

智能城市连接的设备、传感器收集和分析用于改善基础设施、公共事业和基本服务的数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一份报告发现,智慧城市可以将某些关键的生活质量指标提高多达30%。

随着远程医疗准入门槛的降低,以及客观环境迫使医疗提供机构和患者重新考虑应用技术工具,远程医疗服务规模正在迅速扩大。

那天看到闪送的帮扶计划,赵亮亮的第一印象是自由,这也是闪送最吸引他的地方。闪送员平时接单都是满城跑,再也不用被禁锢在一片巴掌大的空间了,生性外向的赵亮亮能借此跟多看看外面的新鲜事物;而且平台对接单时长不做限制,闪送员可以灵活安排自己的时间。

这可能只是远程医疗被广泛采用的一个转折点,它培养起了用户使用习惯。

不过老郑也知道,生意要想恢复到疫情之前的红火程度,还得再等一段阵子,他打算这段时间就继续跑闪送接单过渡一下,“就这么先跑着吧,等生意恢复了再说其它的。”

而认为这种趋势将在疫情结束后消失可能是错误的。

新冠袭击加州之前,斯坦福儿童健康诊所每天接受的最高远程访问记录是35次。最近,他们的临床医生在一天内完成了500例。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仅在3月份就进行了6万余次远程医疗服务。在3月之前,卫生系统平均每月约有3400次远程卫生访问,增幅超过1700%。

Cable的10G宽带技术平台将提供医疗和监控机构所需的低延迟连接,而其高容量和增强的安全性将有助于掀起远程诊断和远程医疗技术的新浪潮。

新冠期间,诸多医疗公司对远程医疗有了新的认知:

赵亮亮很感激闪送给他提供的这次机会,也暗暗为自己定下一个计划:先在西安做几个月闪送员,磨炼一下接单技巧,待到五六月份就去北京。“毕竟是大城市嘛,赚的多,能让家里人生活更舒适一些。”他怀揣着对世界的好奇和对家庭的责任,于他而言,这是对自己的历练。

一个理想的远程智能医疗产品,是一个独居的老人正在被一个可穿戴传感器远程监控。通常,该传感器会向他们的医疗团队发送自动数据,提醒他们注意可能表明潜在状况的异常情况。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时间在前行,闪送的企业雇员帮扶计划也会持续推进下去。困境中的援手,将更多力量汇聚起来,我们终将打破疫情的阴霾,迎来更强的亮光。

如果设备之间没有强大的连接,智慧城市将不可能实现。

事实证明并非如此,根据互联网与电视协会NCTA的数据,在99.6%的情况下,新冠期间,有线电视网络对用户体验没有产生实质性影响。

可能破坏智慧城市实现的最大因素,是缺乏互联互通。

根据哈佛大学住房研究联合中心(Harvard Joint Center for Housing Studies)数据显示,绝大多数人表示他们宁愿在家里度过余生,也不愿搬到养老院去,但目前的检测和监控技术的成熟度,让这种想法变得很危险。

一个多月前,当老郑拉上卷帘门的那一刻,他从来没有想过这次关店时间会那么久。

身边也有人曾建议过赵亮亮再回去送外卖,对此他拒绝了,“还是喜欢闪送这种一对一的服务模式。”之前送外卖的时候,赵亮亮每次出发都要同时送好几单,有时候遇上一两位用户取货不及时,就会影响后续一连串订单的服务时效。为了避免超时被扣费,他只能加快骑车速度,有好几次都差点撞上别人。

不过这种阻燃材料不导电,为此研发团队在材料中融入了聚环氧乙烷和双三氟甲烷磺酰亚胺锂来解决这一问题。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最终测试结果非常喜人, 着火后,这种固态电池不仅没有爆炸,甚至还在火焰下为LED灯持续供电了一段时间。

西安赵亮亮:疫情过后我要去北京跑闪送

此前美国几家最大的保险公司已经不鼓励医疗机构对远程医疗项目的申请。而由于新冠爆发迫使许多患者寻求远程医疗服务,美国政府首次授权医生使用远程医疗来治疗医保患者,许多州政府和私人保险公司也纷纷效仿。

远程医疗不仅仅是一个单独存在的模块,而是可以看作是连接智能城市生态系统互相作用的一部分。 

很快,朋友转发的一篇文章引起了老郑的注意,那篇文章内容是闪送宣布开展“企业雇员帮扶计划”,并承诺闪送员能随时返回原岗位不影响企业正常复工。他心动了。

近日,据外媒报道, 斯坦福大学团队在固态电池领域做出了全新突破,研发出了全新的阻燃型固态电池。

在海底捞的时候,赵亮亮每天9小时的活动范围就固定在所负责区域内的那几平米,很是枯燥;而且餐饮行业服务要求较高,服务员必须时刻关注到每一位顾客的需求,稍有不注意就可能惹得顾客不快被投诉,甚至被罚款。“精神压力太大了。”熬了近半年的时间,他意识到自己实在不适合做服务员,便在春节前选择了离开。

但这引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要建设一个真正的智慧城市生态系统,必须考虑支持它的基础设施。

事实上,今天的远程医疗服务才刚刚开始触及网络连接和医疗保健的表面。尽管上述场景离显示仍旧有一定的距离,但它在不久的将来就有可能实现,并证明远程医疗的真正潜力——不仅仅是由个人操作的少数孤立的应用程序,而是存在于一个更加互联的世界中的一组服务。

IT供应商Sykes最近对2000名美国成年人进行了调查,询问他们对新冠中的远程健康的看法,以及这将如何影响他们未来对远程健康的看法。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表示,流感大流行增强了他们尝试远程医疗的意愿。此外,绝大多数尝试过远程医疗服务的人表示,他们对自己的体验非常满意,已经或将考虑在未来再次安排远程医疗服务。